何艷與在押人員談話
  通訊員楊波 攝
  沈琴和丈夫在公交車上吃“過節”飯
  通訊員張鳳華 攝
  今天是“三八”婦女節,我們關註了幾位來自不同行業的女性,她們有責任、有奉獻、有堅持,用自己的努力展示了這個城市的精神風貌和時代夢想。
  責任
  本報訊(記者岳源 通訊員王威 楊波)昨日,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所長何艷獲全國婦聯授予的“全國三八紅旗手”稱號,成為湖北省政法戰線唯一獲此稱號的民警。榮譽來之不易——多年真心付出,何艷已成為看守所在押人員的“知心姐姐”。
  何艷今年49歲,是武漢唯一的女子看守所、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所長,也是全市10多個看守所中唯一女所長,從警30年。2010年擔任看守所所長不久,她被查出卵巢癌,手術後沒多久就返回崗位,目前仍定期去醫院檢查。
  在何艷眼裡,看守所工作與其說看守,不如說是陪伴。無論面對怎樣的對象,她都報以耐心細緻,日復一日,許多在押者與她成為朋友,心態發生轉變,30歲的孟青就是其中之一。孟青患有間歇性精神病,今年1月,因縱火被送至看守所。剛進來的孟青總是大吵大鬧,何艷對她說:“有什麼事就跟我說,我幫你。”“我要出去!”何艷讓她坐下。半小時耐心勸解後,孟青慢慢平復下來,何艷又和她拉起家常。自此,每天巡查監室,何艷都要專門去看她。
  3月2日,孟青不滿飲食安排又鬧騰起來。何艷瞭解情況後,把她帶到辦公室說:“青青,你要乖,明天把我的飯給你吃。”一席話讓孟青安靜下來。
  民警說,包括孟青在內,這裡許多在押人員激動時往往一面對何所長就會安靜下來,“因為她們都最信賴何所長”。“其實她們也是普通的女性,雖然曾經有過迷失,只要你用心去關心、照顧,她們都能改變。”昨日,何艷這樣對記者說。
  “她像家人一樣付出關懷,付出真愛。”
  ——看守所民警
  公交司機夫妻檔
  最羡慕別人全家一起逛街
  奉獻
  本報訊(記者章鴿 通訊員王靜靜 彭俊 張鳳華)公交510路車隊,有一對“夫妻檔”,兩人開同一輛車。昨日,女司機沈琴提前和老公在站房慶祝了“婦女節”,禮物就是和老公在調度站一起吃了頓飯。
  昨日下午1時,記者在位於解放路鯰魚套510路公交車隊見到了沈琴,她正端著飯盒狼吞虎咽。沈琴喝了一口水,擦了擦嘴說:“510路車程比較長,跑一個來回得2個多小時,回到站房就已經過了飯點。”
  丈夫段如志和沈琴開“對班車”。妻子上早班、丈夫上晚班,每天待在一起的時間少得可憐,半小時的交接班,幾乎就是這對夫妻唯一的交集點,他們既交接工作,也講私房話兒。然後,段如志接過妻子的方向盤,要忙到晚上10時下班。段師傅說,方向盤就是他和妻子的傳情信物,他每天握著方向盤就好像握著妻子的手,心裡感覺踏實。
  剛結婚時,夫妻二人不在一臺車上,有時兩人同時上班,家裡顧不上。他們向車隊提出跑一輛車,這一搭檔就是11年。段如志每晚回到家,沈琴和孩子都睡了。凌晨4時許,妻子又起床出門上班了。
  結婚18年,兩人很少有時間一起出行。沈琴說:“我最羡慕別人的,就是一家人可以一起逛街,好好吃頓晚飯。”
  記者從公交部門瞭解到,全市1.5萬名公交司機中,有近100對公交夫妻檔,他們放棄節假日團圓的機會堅守在一線。
  “每天握著方向盤就好像握著妻子的手。”——沈琴的丈夫
  家政公司一般活不到3年
  女企業家提供家政服務12載
  堅持
  本報訊(見習記者黃哲 耿尕卓瑪)一個家政公司一般都活不到3年——這是家政服務行業普遍認可的說法。但是武漢白領家政保潔服務公司總經理王俊蘭在這行一路走來12年。
  昨日,我市首場女性創業沙龍在武漢婦女創業中心舉辦,王俊蘭與到場的100餘名創業者分享了她的創業故事。
  王俊蘭說,2002年,在房地產公司做管理工作的她辭職,成立了一個專門為白領提供家政服務的公司。
  由於家政公司起步低,所以成立公司的資金不是問題,但是接下來的運作讓王俊蘭陷入了困境。“最開始的3年公司基本上處於零利潤狀態。”她解釋說,這也就是為什麼一般家政公司活不過3年的原因。
  在王俊蘭看來,自己的家政公司遇到的最大困難就是員工、顧客和公司之間的矛盾問題。“那時候,我們公司培訓過的員工都像流水一樣流走了,沒有穩定的員工,我的資金也就這樣流出了巨大的缺口。”王俊蘭為了維持那幾年公司的正常運作,不得不把自己的積蓄大量地投向公司。
  後來,王俊蘭獲得小額貸款,還申請婦聯的資金支持,這才讓企業渡過資金難關。
  王俊蘭說自己的公司是從沒有一個員工沒有一個客戶源發展而來的。現在,她的公司已經有300多名固定員工為顧客提供穩定的服務。
  “這個行業值得你去堅持。”
  ——武大商學院一位老師鼓勵她  (原標題:何艷:在押人員“知心姐姐”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做

ky49kyshw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